加拿大的葡萄酒法律扑朔迷离。法律规定往往和 21 世纪葡萄酒消费销售的实际情况相脱节。目前一个争议问题是加拿大葡萄酒的跨省运输。

2012 年,葡萄酒行业赢得了一个小小的胜利,联邦政府通过了 C-311 法案。该法案移除了联邦政府对跨越省际边界运输葡萄酒的禁止。但由于酒精管制属于省政府的管辖范围。换句话说,C-311 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法案,无法强制各省执行。至今,只有不列颠哥伦比亚省、曼尼托巴省和新斯科舍省向所有加拿大酒庄开放边界。难以置信的是,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酒庄只能向 23% 的加拿大人合法运送葡萄酒。

简而言之,这是因为禁酒走私时期后制定的陈旧法规。从一个省到另一个省运输多数货物——衣服、珠宝,都不需要再三考虑。关于自由贸易的争论也许超出以往任何时候。但同一个国家内的自由贸易?这本应毫无争议。而葡萄酒就恰恰例外。

杰拉德·科莫(Gerard Comeau)
来源:theccf.ca

于是就出现了科莫案。案情比较简单:根据新不伦瑞克酒类法令,杰拉德•科莫因为从魁北克向新不伦瑞克运酒被除以罚金。

科莫先生从魁北克收获的战利品:

  • 2 ç®± 24 瓶 Sleeman 淡啤酒;
  • 2 ç®± 24 瓶米勒真生啤(Miller Genuine Draft beer);
  • 2 ç®± 24 瓶 Molson M 啤酒;3 ç®± 20 瓶百威淡啤酒;
  • 3 ç®± 20 瓶百威啤酒;
  • 3ç®± 30 罐 Coors 淡啤酒;
  • 2 瓶威士忌,每瓶 750 毫升;
  • 1 瓶 Stinger Premixxx 利口酒,4 升。

但他决定上庭质询法规,而不是支付 $292.50 的罚金。他指出,新不伦瑞克酒类法令违反了 1867 年宪法法令第 121 节的规定:

“从形成联邦开始,任一省的种植物、生产品或制造品都应能自由进入任何其它省。”

我不是律师,但我认为这清楚表明了加拿大生产的酒类产品可以跨省出售和运输。而在此案件中,新不伦瑞克省法院同意:新不伦瑞克省酒类法令的违宪条款予以废除。这不仅意味着科莫的一个胜利,也意味着加拿大酒庄至少现在可以向新不伦瑞克省合法运酒了。

这个案件已被提交到最高法院,并将于 2017 年 12 月 7 日举行听证会。科莫案现在有可能推开加拿大全国的跨省贸易大门,而不只是新不伦瑞克省。这将是加拿大酒庄的一个重大胜利。

美国的一起类似案件对于国内产业具有深远的影响。美国最高法院在 2005 年 Granholm v. Heald 案件中裁定,关于葡萄酒运输的州法规不得区别对待州内和州外酒庄。这就解释了为什么,现在有六个州仍然禁止直销运输。而在“开放”州,直销运输法规仍然是困难、限制多多,远远谈不上“自由进入”。

尽管如此,Granholm 案的裁决的确推动了直销销量大幅增长。1996 年,直接购买占国内葡萄酒销量的比例不到 20%。而今天,直销则是国内酒庄的最重要销售渠道,占总销量的 59%。当然,还有其它因素影响了直销销量的增长——但 Granholm 案的裁决为打击保护主义州法规奠定了基础。

话题回到加拿大。科莫案的涉及范围意味着,它的法律影响甚至要比 Granholm 案更大。最好的结果是无壁垒、无限制的省际自由贸易。据 2016 年参议院报告,消除省际壁垒有可能为加拿大经济每年创收几十亿加元。

这样加拿大酒庄就能向任何省份的消费者合法运输葡萄酒。许多酒庄已经在向“封闭”州运输了,这并不是秘密。但现在法律上的灰色区域无疑打击了消费者和快递公司的积极性。而 科莫案有望改变这一点。

但败诉的可能总是存在的。而那样可能会导致行业的巨大倒退。如果最高法院支持新不伦瑞克省酒类法令的保护主义政策,可能会给各省酒局信心摆脱现状,在省外运输上采取更强硬的姿态。各省都有代表出席审讯就毫不意外了。换句话说,风险很高。

时值 1867 年宪法法令 150 周年之际,最高法院有机会捍卫它主张的原则。葡萄酒行业正翘首以待。

想展示你的支持?向加拿大宪法基金会捐款可以支持他们代表杰拉德·科莫。这个案件由魁北克的 Ian Blue 无偿申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