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为一名葡萄酒大师学生,应该能快速简明的给出关键词的定义。而我却从来不太能把握“优质葡萄酒”的定义。

如果优质葡萄酒是和价格相关联的话,这个概念就不那么抽象了。当然,我们可以争论一瓶“优质”葡萄酒的合理价格范围是多少。可以是 $50 以上或者 $100 以上。

按价格确定的方法更适合“奢华葡萄酒”等字眼。在全球葡萄酒行业,葡萄酒大师 Liz Thach 博士的定义是,“奢华葡萄酒”价格在每瓶 $100-499。“标志性葡萄酒”则是 $500-999。这些葡萄酒必须要给人高不可攀的印象。因此,奢华这个字眼既是市场营销手段,也涵盖了酒本身的质量。在“奢华”一词的七层含义中,只有一层和产品的质量有关。

但我们说到优质葡萄酒的时候,并不是这个意思。我们更多是指葡萄酒本身。想象一下,如果完全没有市场营销,你杯子里有四盎司的葡萄酒。它尝起来是否——优质?

这是一个很可笑的问题,并且体现出第二种方法也没有抓住优质葡萄酒的涵义。它不仅仅是质量层面的判断。拿同为 $30 的两瓶不同葡萄酒为例。你盲尝了两种酒。“两种酒都很棒。为什么不能视为优质葡萄酒呢?”

然后给你看下酒标。第一瓶来自一个采用有机和生物动力学作业的小型家庭式酒庄。第二瓶来自一个年产 5 万箱这种酒的上市公司。

现在是不是一个比另一个更优质了?扪心自问:你会买哪个?即使你之前对这两种酒同样喜欢,你对它们的印象也已悄然变化。

Jamie Goode 说过:“我想让好人赢,而不只是营销预算大的人”。我们喜欢弱者,不管是事实上的还是印象中的。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 Bianca Bosker 在《纽约时报》上的文章《别管势利鬼,喝廉价美味的葡萄酒》(Ignore the Snobs, Drink the Cheap, Delicious Wine)会引起轰动。作为回应,Alder Yarrow 在 Vinography 上撰文写道:“我们这些懂葡萄酒的人…有责任把人们指向比较好的东西”,而不是大批量葡萄酒。

说到这里,你可能认为两种酒盲尝起来一样好是不现实的。生物动力学葡萄酒一定要比大批量葡萄酒好。你对自己说,也许今天不适合品酒。我可不那么确定。

那么,优质葡萄酒是什么呢?我认为,这个词指的是一种葡萄酒应该是怎样的概念。一种优质产品,不那么廉价,而又酿造得当。而正是后一点特质——酿造得当——使它难以定义。存在无数种解读。